互金平台的2018,可能又是不平静的一年
您的位置:首页>>网上金融

互金平台的2018,可能又是不平静的一年

发布时间:2018-01-16 11:43:05  来源:创事记 薛洪言  编辑:张宏伟  背景:

  文/薛洪言

  进入2018年,短短半个月时间,互金行业就密集涌现出巨头因信息保护被约谈、区块链再次引发全民关注、陆金所或于4月份上市、网贷平台备案正式开启等热点,仿佛2017年已经过去了很久。

  看来,又是大事不断、不平静的一年。上一篇文章中,我们着重预测了巨头们的2018,这篇文章,我们不妨讲讲各个细分行业和行业里的头部企业。它们,会迎来怎样的2018?

  现金贷平台如何转型上岸?

  现金贷作为贯穿2017一整年的风口,于2017年末迎来了监管的出手,整个行业被打得措手不及,茫然无措。业务量小的尾部平台,还可以转入地下,继续挣点小钱,而业务量大的头部平台,并不甘心一败涂地,一边忙着清理战场,一边在考虑如何转型上岸。

  所谓清理战场,一边是处理不良资产,一边是榨干尾部客群的剩余价值。

  典型的现金贷业务期限不超过30天,从12月初算起,存量的贷款基本均已到期,已按时还的钱落袋为安,未能按时还的钱成为逾期资产,平台需要做好不良资产清收的心理准备,没有半年时间,战场是不能打扫干净的。

  从发展的角度看,年化综合成本36%的线画下后,现金贷产品利率下降,基于风控的角度,庞大的尾部用户不得不舍弃了。只是,别小瞧了商人的智慧,天下本没有无用的资源,何况是越来越贵的用户资源呢。据悉,一些现金贷平台特意开发了线上抓娃娃程序,毕竟,尾部用户里面,不少人的典型特征是喝酒、打牌、月光、沉迷游戏,估计他们也会喜欢抓娃娃,对平台而言,送别这些用户之前,又割了一茬韭菜。

  所谓转型上岸,便是设法获得一张放贷牌照。严监管下,无照经营已成大忌。一些平台寄希望于监管重新放开牌照申请,这样能确保身家清白,若监管迟迟不放开,也无大碍,大不了最后就买一张,对这些头部平台而言,2017

  只是,未来在哪里?踏踏实实做贷款业务,年化综合成本36%以内,如何与巨头竞争优质客群、如何控制成本确保业务盈利、如何获得充足资本金确保业务规模可持续增长……,看上去都是未知之数。

  当互联网成为标配,互联网金融开始回归金融的本源,为防止风险外溢便要带着镣铐发展,从轻模式一步步走向重资本经营,并非每个平台都能轻易适应,这种艰难适应的过程,我们称之为转型,而结果,要么是成功上岸,要么是中途放弃。

  从这个角度看,现金贷平台的2018,或能给我们揭示很多东西。

  整改结束,P2P行业会迎来新生吗?

  不少P2P平台都对2018翘首以待,因为整改终于要结束了。

  过去的几个月里,笔者听到不少平台诉苦:他们不敢大规模做宣传,怕枪打出头鸟;他们不敢做大业务量,因为“双降”规定被严格执行;他们饱受各类“歧视”,因为没有合规的身份……

  那么,整改结束后,这一切会有改观吗?其实,顺利拿到备案的平台,有了合规的身份,“合规”的困扰没有了,但发展的压力一点不小。

  在资产端,面临和现金贷平台一样的处境,如何与巨头竞争优质借款人客群,如何控制综合经营成本,如何布局更多的场景资产……

  在资金端,则越来越难以留住投资者:

  一是资金安全感下降。整改期间,投资者相信,平台为了合规,必不敢出现逾期;整改结束后,越是合规的平台,越要坚决贯彻“去刚兑”的政策要求,投资者需风险自担,而问题是,借款人资质究竟如何,投资者心理没底,安全感下降。

  二是投资替代品崛起。2015年以来,理财进入水逆之年,各个群体都栽了跟头,以至于有个段子,“土豪死于信托、中产死于炒股、草根死于P2P”;2018年,否极泰来,投资理财或迎来春天,只是,恐怕没有P2P什么事。经过了接近3年的沉寂,A股市场逐步走出了慢牛的趋势,身边不少人,正在卖出P2P理财,把资金配置到股市里面。而根据海通证券策略团队的测算,预计2018年A股市场资金净流入为3300亿,是2017年的15倍。此外,虚拟货币虽然遭遇监管风暴,但暴涨的行情抹去了一切障碍,投资者的热情不降反增,入手的人越来越多。

  对P2P平台而言,压力一直在那里,合规只是新的开始,唯有拼搏向前,并无喘息之机。

  供应链金融会成为风口之上的猪吗?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能把猪吹上天的风,绝非一夕而成,众人看到时,已是大风起、风口成,但临阵布局,已然晚矣。所以,更多的时候,都是撞上风口,而非预测到风口。当然,一些巨头也可以创造风口,如直播答题,但人造风口,持久性存疑。

  那何为风口呢,在笔者看来,只有能把不会飞的猪吹上天空的行业趋势,才能称之为风口。从这个角度看,第三方支付、P2P、现金贷等细分行业都曾经站上风口,虽然在严监管下行业发展空间变窄,好歹为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提供了一条路径,并孕育出了几家独角兽;股权众筹、大数据公司、催收服务机构等,从未真正走入主流的视野,且合规风险巨大,尚未产生风口效应。

  就供应链金融而言,我们可以审视下其是否具备成为风口的潜质,至于能不能成,何时能成,则要看运气。

  空间大不大?这个没的说。应收账款融资是供应链金融中的重要品种,这个规模有多大呢?2016年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12.6万亿元,年均增速10%左右,这还只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而已。

  门槛高不高?一度很高,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物联网技术以及区块链技术的引入,这个行业的门槛正在迅速拉低。最开始,供应链金融是银行的专利,后来是大型核心企业,再后来是各种B2C、B2B网站,当前,很多物流企业、SAAS软件服务企业切入了供应链金融领域,而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引入,进入门槛还会进一步拉低。

  巨大的发展空间加上迅速拉低的进入门槛,供应链金融已然具备成为风口的潜质,但具体在哪一个时点爆发,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各种因素。不过,对于企业和资本方而言,提前布局是没错的,因为风口是要等的。

  举个例子,现金贷的风口在2017年,不过凡是在2017年匆匆上线现金贷平台或开始发力现金贷业务的机构,风口没赶上,还落得一身麻烦,成了市场中的接盘侠,还有合规整改等一系列问题。真正享受到现金贷风口好处的,是那些在2016年果断大干快上的平台,2016年发力,2017年上量,风口结束前,算是赚了一波。而这些平台,很多成立于2014年前后或更早的时期,后来做现金贷,不过是转型压力下的一种尝试罢了,没人想到后来会火成这样。

  区块链,是泡沫还是新的动力?

  由于比特币的高烧不退,进入2018年,区块链概念再次翻红,一众老牌公司,借助区块链概念实现股价暴涨,引发广泛关注。

  其实,2年前,区块链在金融业内已经大火过一次,当时,所有的重量级论坛上,区块链都是最热的话题,各类金融机构围绕区块链建立了各种联盟,只是后来随着区块链从概念走向实践,演变成为金融机构业务布局的一种常规选择,在概念层面上,反倒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了。就好像一个美女,天天看也不觉得惊为天人了,区块链之于金融机构,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所以,这次区块链的热潮是从非金融机构火起来的,迅雷、暴风、人人网、柯达等机构,因涉足区块链而引人关注和效仿。前景如何呢?笔者并不看好。

  区块链带给金融机构的想象空间,在于基础架构层面的重建与颠覆,非常具有前景;而区块链当前在非金融机构的想象空间,主要还是基于区块链的“伪代币”以及代币背后的暴涨空间。所以也导致了这样一个结果,金融机构布局区块链,虽有实质性进展,但并无“风口”一说,股价也没有动静;而互联网机构布局区块链,即便只是概念性炒作,都能收获大量关注,股价会以暴涨回应。

  道理不难理解,金融机构绝对不敢玩“代币”的暧昧,它们的区块链,压根就不会出现一个所谓的生态内的价值“介质”,以免给人留下代币的联想。而回头看一众玩区块链的互联网机构,哪个没有这种介质,像链克、BFC积分、LLT等等。

  代币始终存在合规风险,决定了巨头不会介入,所以,相比在金融业内迅速从概念到落地实践,区块链在非金融机构的应用,短期看更像是一种泡沫,不能从基础架构层面改变行业逻辑,炒作概念,不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和爆发力。

  互金平台上市潮,会如何延续?

  互金平台赴美上市是2017年行业里的一道风景线,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据笔者所知,不少平台已经在摩拳擦掌,筹备上市事宜。所以,2018年行业依旧会迎来上市热潮,不过地点有可能回归至香港市场。

  上市潮后,笔者曾与某投行人士交流,在他看来,平台之所以选择美国,主要的原因还是背后的美元基金退出问题,美国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太过复杂,若没有熟悉规则的美元基金,一般的企业根本玩不转。

  此话不假,趣店风波后,股价迎来大跌,趣店在美国便遭遇到了集体诉讼,一是指控公司在招股书中所宣称的收贷(催收)政策和操作流程存在误导(招股说明书中关于催收的描述与创始人在“回应一切”中的表述不同),二是指控公司在客户数据安全保护上的描述存在重大误导,没有披露数据泄露等相关问题(2017年11月,彭博社报道称中国监管部门和警方正在调查趣店数据泄漏问题)。

  相比之下,港股市场虽不比美股“水大鱼大”,但不存在文化层面的障碍,且随着沪港通和深港通的开通,交易活跃度有了大幅提升,2018年1月10日,香港交易所便发文称“2017年内香港证券及衍生产品市场活跃,交投畅旺,创多项新纪录”。当然,最关键的,是同股不同权的限制可能放开,早在2016年,马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

  “现在有很多媒体报道和猜测说蚂蚁金服是否会在香港上市,只有在我们认为这个城市准备好的时候,我们才会过来。……现行上市监管制度都是数十年前互联网时代还未到来的时候设计的,这些条件多迎合房产开发商、银行、金融机构或是传统零售,没几个是跟创业和新经济企业有关”。

  2017年12月15号,港交所在收盘后发布了一份公告,称将拓宽香港上市制度,并拟定发展方向,即允许同股不同权,以及允许尚未盈利或者没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来香港上市。港交所执行总裁李小加随后在他的网志中表示:“我们只是想把上市的大门再开得大一点,给投资者和市场的选择再多一些,因为不想把非常有发展前景的新经济公司关在门外”。

  某种程度上,像是一种迟来的回应。

  所以,蚂蚁金服2018年会在港股上市吗?不妨一起期待一下。嗯,就是这些了。




关注必发88娱乐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创事记

互金平台的2018,可能又是不平静的一年
进入2018年,短短半个月时间,互金行业就密集涌现出巨头因信息保护被约谈、区块链再次引发全民关注、陆金所或于4月份上市、网贷平台备案正式开启等热点,仿佛2017年已经过去了很久。
日期:01-16
监管趋严,喷涌出现的众多现金贷平台迎来末日狂欢
原标题:监管趋严,喷涌出现的众多现金贷平台迎来末日狂欢
日期:2017
强化现金贷穿透式监管 网络小贷牌照迎来规范
防风险是今年金融工作的重点任务之一,而对各类金融牌照的规范持续推进,不断深化。
日期:2017
趣店风波引监管重视 高利率现金贷平台恐遭“断血”
因高利贷、暴力催收等质疑正处在风口浪尖的现金贷平台即将面临实质性收紧举措。
日期:2017
互联网金融新风口崛起?财务金融的真假风口之辩
问题来了,什么是财务金融?时值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步入拐点期,创业者和各路资本都在寻找新的风口,财务金融会是这样的风口吗?
日期:2017
云锋金融:“有鱼股票”百万大奖邀您参加港股模拟大赛!
由云锋金融主办、新浪财经联合主办的 2017 年“云锋有鱼杯” 港股模拟投资大赛重磅开赛!百万大奖等你瓜分,天天都送精美礼品,赶紧下载「有鱼股票」APP报名参赛吧!
日期:2017
再也不用担心手机丢了账号被盗  京东金融让你看看啥叫生物探针
这两天,京东金融副总裁、技术研发部总经理曹鹏对外展示京东金融的深度学习、生物探针、图计算等黑科...
日期:2017
京东金融:FinTech的狂人日记
文︱李安嶙
  在亚欧大陆与美洲版块,长时间来,城邦间处于一场「实现人与人更大的和谐」新...
日期:2017
717任性一夏!苏宁金融请全国人民喝果汁
自小暑节气以来,我国大部分地区气温日渐攀升。据中国气象局最新资料显示,未来十天,我国中东部地...
日期:2017
宜人贷金融科技能力共享平台 致力推动行业高效发展
近日,宜人贷发布金融科技能力共享平台——Yirendai Enabling Platform,简称YEP,向来自...
日期:2017
不断完善服务品质 国美控股蒲公英计划出炉
随着互联网行业的日新月异,各行业之间迎来了新一轮的竞争,零售行业也不例外。国美控股在近年来的...
日期:2017
百度有钱花牵手爱空间 为有家庭梦想的年轻人提供家装分期解决方案
拿下职业教育信贷的“半壁江山”后,百度金融又深耕家装金融服务一体化。2月19日,以&ldq...
日期:2017
百度的金融科技怎么玩?朱光用教育信贷的“双百万”做了场预热
发展金融业务是百度转型最重要的战略布局之一。2017年开春,李彦宏在《迎接新时代》的内部演讲中,&...
日期:2017
创新之路从来坎坷,京东金融成“冤大头”?
昨日晚间,朋友圈一则“京东金融涉嫌违约云云的帖子被一些人士转载,虽然其真实性还有待核实,...
日期:2017
京东白拿真出事了?其实巨头都在求监管
话说,自从2015年在股市割肉流血之后,我就成为了一个地道的风险厌恶者,所以今天看到央行密切关注&ldqu...
日期:2017
800万互联网借款用户 90后占比超六成 80后占比不足3成
2017年,最小的“90后”恰满18岁,而最老的“90后”也才27岁。这个从出生就话...
日期:2017
京东金融战略投资后 钱牛牛交易额又突破90亿大关
月初刚刚对外宣布获得京东金融B+轮战略融资的钱牛牛,近日又传来交易额突破90亿大关的重大喜讯!
日期:2017
苏宁金融“贷”来“2016年度最佳创新奖”
近日,在重庆市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举办的2016年度专项奖评选中,苏宁金融旗下重庆苏宁小额贷款有限公...
日期:2017
监管部门连发七文:合规性成互联网金融企业“生死劫”
  新浪科技 徐利
  10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
日期:2016
又一家平台宣布关闭校园贷市场 我来贷目标锁定工薪阶层
10月12日晚间消息,网贷平台我来贷近日发布了《关于我来贷关闭校园市场的通知及感谢信》(以下简称为...
日期:2016